首頁  > 歷史文化 > 史鑒

天地之中有嵩山

來源: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:2020-07-06 08:48

啟母闕(李治斌 攝)

啟母闕上的女子蹴鞠圖案(易舜 攝)

觀星臺,地面長條形的“量天尺”用來測量日影長度,由此可判斷一年節氣。(王凱旋 攝)

巍巍嵩山(鐘兆輝 攝)

  風雨漢闕

  在許多人的印象中,嵩山是那座有少林寺的嵩山。我也不例外。少林功夫了不起,在中國佛教史上,少林寺的了不起還在于,它是禪宗的發源地,達摩祖師一葦渡江,從西天來到東土,在少林寺中,達摩面壁九年,收慧可為徒,將禪宗傳了下去。

  嵩山當然不只有少林寺,它的歷史與文化內涵,遠比我想象得要深厚。嵩山,自邈遠的上古時代起,即是華夏兒女心中的一座圣山,它位于天地之中,具有接天通地的功能,至遲在西周初年,嵩山已成為祭祀的對象,從西周至清末,有史可考曾巡狩、祭祀、封禪嵩山的帝王有68位。

  古人對于重要的山川皆有祭祀,眾山之中,中岳嵩山、東岳泰山、南岳衡山、北岳恒山、西岳華山這“五岳”的地位最高。司馬遷在《史記》中說:“昔三代之居,皆在河洛之間,故以嵩高為中岳”,嵩山地區是夏、商、周三代建都之地、立國之中心,悠游山中,我們常能與那個遠去的時代的人物與故事相遇,那么我們不妨先講講啟母石和啟母石前的啟母闕。

  啟母石是一塊天然巨石,在大禹治水的故事傳播開來后,它被賦予了神話學上的意義,在漢武帝時一度成為祭祀對象。相傳大禹娶涂山氏之女為妻,大禹在外治水,涂山氏在家操持家務,是一位賢內助,為了治水,大禹要開通軒轅山,將潁水引入洛水、黃河,無暇回家吃飯的大禹告訴妻子,聽到鼓聲后方可送飯到工地,他不想妻子看見自己化身成熊的樣子勞動,有一日大禹誤擊了鼓,妻子送飯到工地,終于還是發現自己的丈夫化身成熊,她羞愧難當,逃至嵩山下化為石。神話本就有不可思議之處,更加不可思議的是,其后大禹向涂山氏索要自己的兒子啟,“石破北方而生啟”。這便是啟母石的由來。

  公元前110年,漢武帝巡祭嵩山,《史記》記載了一件頗有意思的事:“從官在山下聞若有言萬歲云。問上,上不言;問下,下不言?!贬陨接衅呤?,萬歲峰的名字淵源于此。啟母石與漢武帝下令修建的啟母廟即在萬歲峰下。啟母廟如今已是一片斷磚殘瓦,幸運的是啟母闕竟屹立千年不倒、留存至今。

  闕是設置在建筑入口處的華美建筑,或獨立出現,或成對出現。闕提醒參訪者,即將進入一個神圣的空間。今天我們能夠見到的漢闕已經不多,中岳三闕啟母闕、太室闕、少室闕,是僅存的國家級祭祀建筑用闕,其余都是個人墓闕。打開啟母闕保護房的大門,雙闕相對,靜默無言,據闕銘記載,它們建造于公元123年,距今1897年。

  闕身的畫像與銘文,在經歷了悠長歲月后仍可辨認。畫像描繪了大禹化熊、啟母化石的神話故事,但更多的是東漢日常生活的景象——頭戴氈帽、赤裸上身的男人,雙手抱著一長頸瓶,仰面向上吐火,這也許是來自西方的幻術;高挽發髻、長袖如舞的女子,雙足跳起,近前是一只騰空而起的球,不必訝異,這便是風靡當時的蹴鞠運動。闕身的銘文,倘若耐心閱讀,我們能夠辨認出“三過亡入,實勤斯民”,說的就是大禹治水三過家門而不入的事跡,這篇用篆書寫成的銘文,記錄了共工、鯀、大禹治水的歷史,記錄了漢代祭祀啟母和大禹時出現的祥瑞,希望后人記住啟母和大禹的功績。

  中岳三闕中,時間最早的是太室闕,它的建造時間是公元118年。嵩山主體包括太室山、少室山,祭祀太室山神的太室祠至遲在漢武帝時已經存在,之后發展擴大為中岳廟。

  太室闕是太室祠的象征性大門,它在形制上比啟母闕更加華麗,太室闕亦由兩闕組成,但各闕又分別由母闕、子闕構成,闕身遍刻畫像,保存較好的有50余幅,其中既有大禹的父親鯀的畫像,亦有青龍、白虎、朱雀、玄武四種神獸組成的四靈圖。

  神話與歷史、神圣與日常以拼貼的方式,容納在古老的漢闕上,站在它們面前,不能不有懷古之幽思,亦不能不感喟其保護之妥當?!拔黠L殘照,漢家陵闕”,離開太室闕時已是黃昏,夜幕即將降臨,正適合造訪觀星臺。

  觀星測影

  孔子有時在夢中,能夢見周公,當發落齒疏、垂垂老矣時,孔子感嘆:“甚矣吾衰也!久矣吾不復夢見周公?!敝芄巧瞎湃鷼v史中十分重要的人物,他也曾在嵩山地區留下足跡。周公輔佐武王滅商,武王早逝,成王即位,由周公攝政,在這期間,他營建了新都城洛邑。周由西部的蕞爾小邦,一舉攻克“大邑商”,統治版圖的擴大,要求統治中心東移,周公在鎬京之東營建洛邑正有這方面的考量。

  但周公營建洛邑還有更深刻的意義。周武王克商后,曾告于天:“余其宅茲中國,自之乂民?!惫?1世紀的某天,周公來到了古陽城(今登封告成),建立了測影臺,他“以土圭之法,測土深,正日影,以求地中”,求地中是為營建洛邑提供依據。何以必在地中建都?《周禮》如此解釋:地中乃“天地之所合也,四時之所交也,風雨之所會也,陰陽之所和也,然則百物阜安,乃建王國焉,制其畿方千里而封樹之”。

  我們今天看到的周公測影臺是公元723年唐朝太史南宮說在周公測影舊地而建立的,其后還有周公祠。測影臺由兩部分組成,梯形石座和立于石座上的“表”,陽光照射到“表”時,會在石座表面投出影子,通過測量日影,可以確定地中,也可以確定夏至、冬至、春分、秋分節氣,從而確定四季,由于夏至日石座表面沒有影子,當地人又稱它為“無影臺”。

  在周公祠后,是一座高大的磚石結構建筑——觀星臺。它的創建者是元代科學巨匠郭守敬。郭守敬是一個真正稱得上“上知天文、下知地理”的學者,他整理元代大都城水系,開鑿通惠河,那時貨船可以從大運河直溯至積水潭;今天北京建國門內的古觀象臺,是明清兩代的皇家天文臺,但是可溯源至元代建立的司天臺,司天臺的建立者之一便是郭守敬。

  公元1276年,元世祖忽必烈命郭守敬等人創制新歷,創制新歷必建立在精密的天文數據上,郭守敬等人在廣袤的元朝版圖內創建了27座觀星臺,上述司天臺是其一,惜乎亡焉,唯有登封的這座觀星臺至今仍存。觀星臺是一座高達12.6米的覆斗式建筑,臺北面中間開槽,槽底部是長31.2米的“量天尺”。觀星臺白天可以測量日影,夜間可以觀測天象,郭守敬擅長制作天文儀器,今人也許難以理解它們的用途與原理,不過,他的觀測實績深可佩服。

  公元1280年,郭守敬等人完成了新歷的制作,忽必烈賜名《授時歷》,并在第二年頒布天下?!妒跁r歷》求得回歸年周期為365天5時49分12秒,其精確度與現今世界上許多國家使用的《格里高利歷》相當,但在時間上早了三百年,與現代科學推算的回歸年周期,僅相差26秒。

  走出觀星臺時,講解員問我聽說過唐代的《大衍歷》嗎,我有些遲疑地回答是僧一行制定的嗎,講解員點頭,繼而告訴我僧一行修行的寺院會善寺就在嵩山積翠峰下。從周公到僧一行再到郭守敬,這片居于天地之中的沃土,成就了中國古代天文學史上最燦爛的一些篇章。

  《周易》云:“觀乎天文以察時變,觀乎人文以化成天下?!碧煳呐c人文向來是不可隔斷而論的,而要領略嵩山地區的人文化成,非到嵩陽書院不可。

  問道書院

  《宋史·道學傳》說:有一日,楊時與游酢問學于程頤,程頤閉眼休息了一會,兩人侍立在一旁,不敢驚擾老師,待老師醒來,門外的雪已深一尺了。這是“程門立學”典故的由來。故事中出現的人物,都和嵩陽書院有關,程頤在嵩陽書院講學,楊時、游酢在嵩陽書院求學。

  嵩陽書院在嵩山峻極峰下,因處嵩山南面而得名,我們暫且不提它成為書院前的漫長前史,它得到嵩陽書院的名號是在公元1035年,北宋仁宗景祐二年,程顥程頤兄弟剛出生不久,后來他們都回到洛陽定居,二程故里就在一百多公里外的嵩縣。二程均在嵩陽書院講學多年,他們在這里將自己的學問體系化,并傳授給弟子們。

  在書院講學期間,程頤與弟子呂大臨曾就“中”這個理學中的重要概念有一段爭論,老師與學生在紙上筆談,學生并不因為是學生而對老師的觀點全盤接受,老師并不因為是老師而對學生居高臨下。學生說:“中者,道之所由出也”;老師不同意,認為“中即道也,若謂道出于中,則道在中外,別為一物矣”。學生說:“不倚之謂中,不雜之謂和”;老師以為“不倚之謂中,甚善”,但“不雜之謂和,未當”。在另一篇文章中,程頤這樣論中和:“若致中和,則是達天理,便見得天尊地卑、萬物化育之道,只是致知也?!?/p>

  正是經由這樣的爭論,理學逐漸向精微處走去,到南宋朱熹這里而集大成。朱熹的老師是李侗,李侗曾拜楊時為師,程頤暮年,楊時學成,將要南歸,在書院門前的平臺上,程頤送別楊時,目送學生的遠去,程頤自語:“吾道南矣?!?/p>

  嵩陽書院作為理學的發源與傳播重鎮之一而名列史冊。理學整合儒釋道三家的文化資源而別開生面,有意思的是,在嵩陽書院的前史中,它在北魏時是一座佛寺,在隋唐時是一座道觀。在宋代定位為書院后,雖一度復為道觀,在明清時得以恢復并擴大規模。儒釋道三家的文化景觀,并置于嵩陽書院內。放眼天地之中的這片土地上,儒家的嵩陽書院、道家的中岳廟、釋家的少林寺會聚于此,各自代表了中華傳統文化的一支血脈,它們相互借鑒與融合,共同成就了中華傳統文化的博大精微。

  站在天地之中,先人的智慧啟示我們:唯其持中,方能致和。(易舜)

重庆幸运农场你们输了多少